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我的驱魔生涯_ 第两百六十一章 行善终,得善果

时间:2021-07-06 16:4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流月年华小说我的驱魔生涯 第两百六十一章 行善终,得善果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你!你别过来,我有你们白家老祖的庇护,你!你不敢对我怎样!”李强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顿时胆气壮了不少,声音虽然依旧发颤,却少了很多担心的神色。一伸手拉开办工作,从里面拿出来一块玉佩。

    白晓晓冷漠的看着李强做着一切并没有阻拦。虽然看不见表情却可以感觉到白晓晓嘴角那一抹轻蔑的微笑。

    “哈哈哈哈!你来呀!你来呀!我不怕你,十几年前我可以杀了你,现在我一样不怕你!”李强声嘶力竭的吼道。似乎声音大一点可以冲淡自己恐惧,让胆色也壮大不少。

    “你不是像我表白吗?知道吗?我之所以拒绝你是因为白家的一个秘密。我的奶奶离开白圆的时候就从白圆带出来一个诅咒。凡是娶了我白家的男人,不出一年都会莫名其妙的死亡。我的爷爷如此,我的父亲也是如此。所以我从来没有接受任何一个男人的表白。现在你早已经得到过我,那么你早就该死了。”

    白晓晓的语气很冰冷。冰冷的就好像再说一件不值一提的事情。

    可李强听着却感觉浑身发寒。不自觉的又向后退了一步。十几年前自己壮着胆子表白的那一刻再次出现在脑海里。似乎那时的白晓晓,嘴角浮现的并不是嘲讽而是一抹无奈的苦笑。

    直到此时,李强才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错过了什么。可这又如何,这个女人今天可是来要自己的命的。

    “你!杀不了我,我去过白家祖宅,见过白桦善,也和他订立了契约。有他保护我,你不可能对付得了我。你们白家当初灭门的事情你以为我不知道,少拿什么诅咒来吓唬我。”李强咬着牙吼道。

    “唉!”白晓晓叹了口气。接续说道:“一九四七年,东门解,放前夕。白家因为作恶多端,早就被盯上了。白家面临的灭亡是早晚的事情。当初并不是仇家寻仇,而是因为一件小事。”

    原来在东门解,放前夕,白家大院早就是鸡飞狗跳。白桦善带着自己的旧部,就好像困在一滩死水里的泥鳅,不管怎么翻腾也跳不出是非之外。

    如此压抑的环境,每一个人都似乎在心里藏着一座火山随时都会爆发。可白圆却显得出奇的宁静。

    这份宁静,也只是持续了一段时间,白圆忽然除了一件大事。白桦善的四姨太,忽然卷着财物和白桦善的一位旧部,跑了!

    这对于穷途末路的白桦善无异于是一场非常严重的打击。一个是自己最喜欢的女人,背叛了自己,这或许可以说自己老婆多来安慰。可跟随自己多年的部下也背叛了,却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白桦善按耐住自己的怒火。

    于是,在东门还在白桦善控制的有限时间里,白桦善甚至脸最基本的城防都彻底放弃转而在全城搜捕。

    可令白桦善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派出去的部队,眼见自己大势已去,居然只有一半回来,其他的都背叛了自己,丢下武器离开了东门。

    尽管如此,还有一些亡命之徒宁愿陪着白桦善一起死。也是这些人,最后将四姨太和那位旧部给抓了回来。

    白桦善心如死灰的看着曾今的部下,看着自己曾今最爱的女人,抽出自己腰间的佩刀,将这两人砍杀。接着就在大厅里,摆上了宴席。

    白家男女老幼,上至白桦善的所有夫人,以及跟随白虎山到现在也没有离开的下属。下到佣人。总共三百二十七人。全都在大厅里。

    丰盛的晚宴让这些人沉静在紫醉金迷的假象里,完全忘记了自己的末日就在眼前。

    白虎山命令自己的守卫打开金库,将里面所有的黄金,以及珠宝,全都搬了出来。

    “诸位,都是跟白某戎马一生。白某今日无以为报,这是白某所有的财富,今日就分给大家,这顿饭结束了,大家都带着钱离开东门吧!”白桦善站在首位,目光阴沉的看着大厅里所有人,沉声说道。

    这些人完全被山一般的财富迷失了心智,一个个捧着手里的黄金珠宝都是笑开了花!还有一些落泪的将珠宝扔在桌子上,痛哭流涕。

    “白帅,我等誓死追随白帅!”

    “白帅,干脆你带着我们上山,只要我们有枪,在这茫茫群山里一样可以做一个土皇帝。”

    “白帅,说吧!明天我就带着兄弟们拼了!”

    白桦善看着这些忠心耿耿的部下难得流出一丝伤感。再看看那些紧紧的捧着自己钱财的人,眼中闪出一丝狠厉。却依旧不动声色,淡然一笑举起酒杯。

    “诸位兄弟,白某谢过了!来,我们共饮一杯。”说着话白桦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喝完目光冷厉的看着下面的人一个个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酒是有毒的,而且是烈性毒药。一杯酒下肚,不到一炷香的功夫,这些人全都脸色发黑的躺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

    整个大厅里只有白桦善一人还站在原地。这个时候,白华山,走到自己护卫的尸体旁,拿起冲锋枪,挨个对着这些已经死亡的人,在补上一枪。

    “呜呜呜呜!”一阵低声的哭泣,让白桦善停下手里的动作,目光阴冷的朝着哭声看去。

    哭的人尸四姨太留下的女儿白紫叶。此时正被佣人抱在怀里挣脱不得眼看着周围的死人眯着小女孩吓得早就不知所措,又不敢大声哭泣,强忍着,却也只是个孩子,还是哭出声来。

    “紫叶别怕!爸爸帮你找妈妈,我们一家人很快就会团员的。”白桦善笑着,端着冲锋枪,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女儿。

    “唉!”就在这时,一声叹息传来。一个青衣道士推门走了进来。

    “仙长?”白桦善眉头一邹说到。

    “白桦善,好久不见了。这是你的宿命,你也不需要怨天尤人,不过,这小女孩还是放过吧!她毕竟是你的女儿。”青衣道士说到。

    “你!骗我!你曾今说过,混沌之眼,可以让我遇难成祥,此生必得善果。现在你该怎么解释?”白桦善举起枪,脸色不善的看着青衣道士质问道。

    “行善终,得善果,白桦善这么简单的道理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混沌之眼保你三十年,如今也该让你守护它三十年了。混沌之眼不是你的,自  会有有缘人来向你索取。你死后,魂魄会变得永生不灭,在这白圆里,你依旧是白桦善,是白帅。至于这小女孩就放他一条生路吧。”

    青衣道士,留下这这话甩袖而去,根本连看也没有看白桦善一眼。

    白桦善嘴角露出一抹残忍,举起枪对着青衣道士的背影就要扣动扳机。

    “砰!”一声枪响,青衣道士依旧洒脱而去,白桦善的额头却留下一个血洞。手里的冲锋前破了一个大洞,几缕烟雾带着刺鼻的硫磺味道升起。

    “后来青衣道士找到了我的奶奶,给了他一张照片。告诉我奶奶一切。可惜的事,我的爷爷早就死去多时,母亲已经有了我,而我连我父亲一面都没有见到。这是白家的诅咒,是白家的孽债。而你就是妖还债的人。”

    白晓晓说着说着忽然笑了。她脸上的迷雾挥散了少许,隐隐可以看见白晓晓那清秀的面庞。

    “哈哈哈哈!让我还债,凭什么,就凭你!连白桦善都帮我,你来呀!你能杀了我吗!”李强疯狂了,扬天大笑,脸上一片狰狞,手中举着玉牌。

    这块玉牌原本漆黑如墨。却在李强的手里忽然变得通透如同一块玻璃。

    李强的笑声戛然而止,狐疑的看见玉牌在看看白晓晓,不明白玉牌这么会忽然变了颜色。

    白晓晓笑了,脸上笼罩的迷雾彻底的消散,那张脸孔清晰的展现出来。无数的血痕,像是用匕首直接划出来的。整张脸看起来恐怖之极。身上的衣服也不再是整齐的穿戴。衬衣上满是泥土,露出半个胸脯也满是抓伤和咬痕。裤子被直接撕扯成碎布条。露出满是瘀伤的腿。

    “还记得你是怎么对我的吗?我很想让知道当时我很痛苦,现在我也要让你体会这种痛苦。”白晓晓说着,身形却开始变化。丰满的胸脯忽然变的扁平。一乖乖肌肉,在原本稚嫩的肌肤下展现。

    只是片刻,白晓晓就由一个如不经风的女人模样变成了一个彪形大汉。这还不够白晓晓的身后,接二连三的出现相同的大汉,足足出现了六十个,将整个办公室站的拥挤不堪这才停了下来。

    李强抱着脑袋,惊恐的如同一只受惊的兔子瘫软在地。“不要!不要!白晓晓!我错了,我错了!你放过我吧!我现在有老婆有孩子!你放了我吧!”

    “嘿嘿!”回应李强的只有两声阴森森的低笑。

    两个大汉,直接抓着李强的胳膊腿,扔在了办工桌上。

    李强被按住手脚动弹不得,看着一张张扭曲的小脸对着自己,李强忽然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恐惧让李强浑身发抖本能的大声喊了起来:“救命!救命呀!”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