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能不能轻点虐我[穿书]_ 9.第 9 章

时间:2021-07-06 16:3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大梦当觉小说能不能轻点虐我[穿书] 9.第 9 章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晚上,苏有甜抱着坨坨来到了袁维家所在的胡同口。

    坨坨缩在她怀里,瞪着小眼睛看着她。

    “狗狗,一会见到袁维,帮我多说说好话,让他原谅我好不好?”

    小狗双爪扒住她的肩,哼唧了一声。

    苏有甜摸了摸它的狗头。

    在山庄里,苏有甜看它没人照顾,很是可怜,就把它要了过来。

    她摸摸小狗鼓鼓的肚子,坨坨哼哼唧唧地吐出舌头,嘴里还带点肉香味儿

    小家伙饿得直叫,她一心疼就买了很多鸡肉煮给它吃,可能这么长时间没吃过好东西,一直吃个没完,蹭着苏有甜的裤脚求更多。

    她一个心软就没控制住它的食量,现在它的小肚子鼓得直哼哼。

    苏有甜看着漆黑黝黑的巷子,抱着小狗抖了抖。

    “系统,袁维真的住在这巷子里吗?我怎么觉得瘆得慌?”

    【我的地图都是准确无误的。如果你害怕的话,在这里喊一声,他可能会爬着出来见你。】

    “嗷!!!你就不能不吓我吗?”

    【我没吓你,袁维受了那么重的伤,行动的话应该会很费力吧】

    苏有甜摸摸坨坨的狗头:“都怪我,我应该制止他们的,也不知道他的伤究竟怎么样了。”

    她看着脚边的药品,叹了一口气。

    刚走入巷子,苏有甜就感到阴风阵阵,她把小狗抱得死紧,坨坨费力地把大脑袋伸出去,被挤得嗷嗷叫。

    苏有甜赶紧把它松开:“啊,对不起对不起。”

    走到一家门前,她看着眼前的铁门,有些手足无措:

    “袁维就在里面吗?”

    【就是这里】

    苏有甜退后了几步,这个大门就整体地映在她眼前。

    月光之下,冰冷的水泥墙范着渗人的霜白,门两边,杂草顽强地挣扎在石缝之间,深红色的大门上,掉了漆的铁片□□出猩红的颜色,她的指尖一触,凉得似乎是上了霜。

    “他就住在这里......”

    她不是不知道袁维过得苦,为了给他后面的逆袭留下伏笔,故意让他的身世凄苦。

    但是真正到了他的世界,参与他的生活,她才知道自己的几句话,对一个人的影响究竟有多么大。

    她深深地吸一口气,轻轻地敲了敲门。

    沉闷的声音在夜里格外突兀。

    苏有甜抱着小狗,把脸埋在它的毛毛里沉默地等待着。

    半晌,大门毫无动静。

    苏有甜纳闷道:“怎么还没出来?”

    【可能是睡着了】

    “不可能”苏有甜一本正经地反驳:“现在这个时间正是夜深人静、万籁俱寂的时候,袁维不可能睡觉,也许他正躺在床上,把手伸向......”

    【求你了】系统的声音满含痛苦:【你的怀里还抱着未成年呢,你能不能不开你的破车!】

    苏有甜低头,坨坨眨着纯洁的小眼睛与她对视:“嗷?”

    她咳了一声,捂住小狗的耳朵:“好了,我知错了。现在我们开始探讨关于袁维是否在家里这一问题。”

    【他在家。】

    “那为什么不开门?会不会受伤太严重?”

    苏有甜咬了咬手指,又敲了敲门。

    这次,还是没有人开。

    她着急了,刚想不管不顾地推开大门,就听到耳边传来吱呀一声响。

    在寂静的夜里,这个声音就像是被摁住了喉咙的乌鸦发出的惨叫一样渗人。

    苏有甜眼角一抽,脖子传来嘎吱嘎吱地声响。

    在她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一个老人,他脸色惨白,身形佝偻,满脸的褶皱层层叠叠,他对着苏有甜缓缓咧开了嘴:“小姑娘,你找谁?”

    苏有甜“......”

    苏有甜开始翻白眼了。

    【宿主,你怎么了?你挺住!】

    【宿主,千万别倒!】

    【宿主,需不需要点击?】

    苏有甜缓过来气,她踉跄地一手扶住墙:“我、我还活着,谢谢关心。”

    老头看苏有甜踉跄了一下,知道她吓到了赶紧道歉:“对不起姑娘,我吓到你了吧。”

    苏有甜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没,是我胆子小。”

    王大爷一笑,看向她怀中的小狗:“哎,这不是坨坨吗?怎么在你怀里?”

    坨坨?

    苏有甜低头,小狗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鼻子一动,似乎似乎闻出王大爷的气味,伸出舌头就想往外钻。

    苏有甜赶紧放下它,看着坨坨往王大爷的脚边扑,诧异道:“原来它叫坨坨。您认识它?”

    王大爷艰难地弯下腰摸了摸坨坨的狗头:“对,这是我养在山庄的狗,我在山庄里看湖,一个人寂寞就留着它在我身边。”

    【就问你尴不尴尬】

    苏有甜还真有些尴尬,她想起袁维好像就是代替一个大爷到山庄工作,她几句话带过,根本没想到这个人真的出现在她眼前,而且她竟然没经过原主人的同意就把人家的狗抱来了。

    她赶紧道歉:“大爷,对不起我在山庄里看它可爱,就要来了,这么想到它是有主人的。”

    王大爷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没关系,你喜欢它就是缘分,现在很少有人喜欢土狗的。你要是真心喜欢它我可以让你养,但你得答应,不能遗弃它。”

    月光下,王大爷的脸很是严肃。

    苏有甜连连保证,她忽然想到袁维已经打了沈浩林他们,那王大爷的工作......

    “我把狗抱走的话,那您呢?”

    王大爷一笑,脸上的褶子挤成一朵花:“这个你不用担心,袁维说山庄看我表现得不错,就把我安排在新的地方当门卫,那可比湖边好多了。”

    苏有甜纳闷,沈浩林他们会有这么好心?

    难道是袁维故意说谎安慰大爷?

    王大爷看了看她脚边的东西,又道:“你是来找袁维的吧?”

    苏有甜回过神来点点头。

    王大爷道:“我从下午听到门声,到晚上也没听到他出门的声音,他让我不要进去,我很担心,你帮我进去看看吧。”

    王大爷这么一说,苏有甜更加担心了,她把坨坨抱过来,赶紧推开大门。

    大门内,是宽敞的院子,苏有甜没心情看那些老旧的玩意儿,她一拉,就拉开了房门。

    刚一进去,她的眼睛就不适应黑暗猛地一眯。

    接着,浓重的血腥味和酒精的味道直冲她的鼻子而来。

    她捂住鼻子,险些透不过气来。

    “这是什么味道,他是边喝酒边吐血吗?”

    【那应该早就凉了吧】

    苏有甜:“......”

    她把坨坨放下来,刚走两步,就被一双腿绊得一个踉跄。

    她嗷地一声,赶紧扶着沙发站起来,却没想到脸颊边触到一个炙热的气息。

    “袁维?”

    她摸索着打开灯,一眼就看到躺在沙发上的袁维。

    他赤.裸着上身,歪歪斜斜挂在沙发上,一条腿搭在地上,胸膛上全是渗人的乌青,有些微微渗着血渍,离得近了还能闻到他身上浓重的酒精味,苏有甜视线一转,就看到地上躺着一个开了封的酒瓶。

    “他是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的......受完伤就喝酒吗?”

    【不,只是没有买药,用酒消炎而已】

    苏有甜的喉咙抖动了一下,有些心疼地看着他惨白的脸。

    她提起地上的药品小心翼翼地走到袁维身边。

    袁维的额头上全是冷汗,他似乎睡得并不安稳,眉心紧紧皱着,翘起的唇珠都在发白。

    “我应该早点来的。”

    苏有甜叹了一口气。

    坨坨哼哼唧唧地用爪子扒着沙发,想要上去舔袁维。

    “这可不是你该玩的地方。”

    苏有甜把它抱到一边,从袋子里找到云南黑药,刚想往袁维的身上喷,她的手腕就被猛地攥住。

    灯光下,袁维瞪着猩红的眼睛,如同猛兽一般锁定她。他虽然气息急促,胸膛起伏不定,但是气势逼人,像极了蓄势待发的黑豹。

    苏有甜嗷地叫了一声,手腕一抖,药水就猛地喷到了袁维的眼睛上。

    苏有甜:“......坏了。”

    【......你让我说你点什么好】

    袁维嘶地一声放开了她的手,紧闭眼睛挣扎了一下。

    苏有甜赶紧上前查看他的眼睛:“怎么样?眼睛痛不痛?你还能看清我是谁吗?这是一还是二?”

    袁维挣扎地眨了眨眼,他深深地喘了口气,发出沙哑的声音:“你怎么过来了?”

    苏有甜道:“我不放心你。”

    袁维道:“我很好,不用担心,你回去吧。”

    他的态度很平和,并没有苏有甜想象得那么激烈。其实在来之前,她就想好了怎么切腹谢罪,怎么承受袁维的怒火,但是她没想到,袁维的态度这么淡然,平静得让她有些害怕。

    苏有甜小心翼翼地道:“你生气了?”

    袁维把脸转过去,沉默表示态度。

    苏有甜抿了抿唇,她道:“我今天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其实是想救你来着。”

    完了,这个解释怎么这么生硬啊,她自己听着都不信好吗?

    出乎她意料的是,袁维竟然点了点头:“我相信。”

    苏有甜眼前一亮,袁维接着说:“你该回去了。”

    说完,他的视线移向窗外,示意天色已经不早了。

    这还是没原谅啊。

    苏有甜有些失望。

    【别泄气啊宿主,你忘了你是干什么来了?】

    “看他在床上....”

    【闭嘴!】

    苏有甜气馁道:“好吧,是来求原谅的,可是看起来他并不想理我。”

    【错,是来关心他的,你不是买了药吗?】

    苏有甜眼前一亮,她拿出外敷的膏药小心翼翼地盖在袁维的胸膛上:“你让我现在走也可以,那我得帮你包扎好再走。”

    袁维费力地挣扎坐起来,他脸色煞白,眉眼冷淡:“不用了,你把东西放下就走吧。”

    苏有甜开启耍赖模式:“我不帮你上完药我就不走。”

    袁维回过头,沉默地与她对视。

    他的眸子在灯光下呈现暖黄色,如同水面上金黄的月亮,亮得惊人。

    苏有甜恍惚了一下,她受不住这盛世美颜的冲击力,差点缴械投降。

    【撑住啊宿主!】

    【别那么没出息!】

    好,她撑住!

    终于,袁维败下阵来,他双臂一张,眼眸一垂,默认了苏有甜的举动。

    苏有甜一喜,像马上扑倒小倌儿的恩客一样猴急,将他身上的伤口处理好后,苏有甜拿出绷带。

    她的技术是在是不怎么好,折腾了一圈,袁维的头上冷汗更多了。不过全程他一声没吱,眼睫垂下来,遮住了眸子中的星光,不知在想什么。

    苏有甜小心翼翼地把绷带围在袁维的腰间,两人离得如此之近,近到她可以感受到他炙热的呼吸喷在头顶,他有力的心跳就在耳边,肌肤的热度就透过薄薄的纱布传到她的指尖。

    苏有甜低下头,觉得自己的嗓子很干。

    【宿主,你抖什么啊,帕金森吗?】

    “我紧张....”

    终于,苏有甜包扎好后,在袁维的胸前系一个蝴蝶结。

    她格外有成就感地拍拍手,刚抬起头,就看到袁维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苏有甜脸蛋微红:“你、你看啥?”

    【看你咋地?】

    “滚!”

    袁维不说话,他薄唇一抿,胸膛慢慢地压了下来。

    苏有甜惊了,她赶紧伸出手顶住,却被他胸膛的温度烫得差点蹦了起来:“你、你干嘛?”

    袁维不说话,他伸出一只宽大的手掌慢慢举到她的颊边。

    “你不要太过分,我告诉你我这个人定力不强的啊,万一出了什么事你血崩在床可不怨我!”

    袁维薄唇一勾,竟然露出很少见的微笑来,苏有甜盯着他微翘的唇珠,不由得心跳如鼓。

    如果他强求的话,就、就这样吧,咳。

    苏有甜慢慢地闭上眼。

    感觉对方炙热的呼吸喷在自己的脸上,她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

    终于——

    她觉得眼皮一疼。

    眼皮....

    一疼?

    她睁开眼,看到袁维手里拿着一片小东西:

    “你眼睛上有脏东西。”

    “哦,那是我的双眼皮贴。”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